人心不去世 人性不灭


每个时代都有伟人,谢晋就是咱们这个时代的电影巨人。仅凭一部《芙蓉镇》,谢晋就足以跻身中国乃至世界最宏大的导演之列。即便是拍摄当年的电影技能远远没跟上世界的平均水平,但谢晋凭借灌注其中的人文关怀与对人性深度的挖掘,让电影超越了时代的约束以及电影技巧的限度。


文革是中国好多少代人一辈子的痛,也是属于国度与那个时代的创伤。谢晋诚然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同唱赞歌,但让人惊喜的是之后他与政治拉开了距离,从此不再是政治的一个传声筒。八十年代中期,文革的阵痛还未完全消散,国家高下正是往前看的局面,拍摄文革的题材,可以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须要极大的勇气和睦魄。仅仅是波及到这样的题材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谢晋取得的成就远远超出了浅层的意思。





谢晋对文革时期正人物的心理表现得恰到好处,所以影片中的人物刻画得无比成功,这兴许还得归功于改变自古华原著的起因。在两个半小时的电影时长中,除男女主角胡玉音、秦书田外,其余的角色如反派李国香、王秋赦,好人谷燕山、黎满庚等也非常的出色。


胡玉音是米铺老板的女儿,因为阶层因素,青梅竹马的恋人放弃她而决定了大好的前途,但她并不怨天尤人,反而在成家之后与黎满庚兄妹相称。灵活的经商头脑让她通过摆豆腐摊,成为镇上名列前茅的富户。这靠自己双手挣来的钱财,本来不近人情,在文革时代却被冠上了资本主义的骂名。胡玉音的受难之路再次开始。





谷燕山呢,是个老革命,战役年代冲锋陷阵,为国家和公民做出了莫大的捐躯。在文革时期却由于始终坚持准则坚守本人心中的良心,在运动中被打倒,整日赋闲,看着人心的失守跟世道的不公却无能为力,只能买醉麻醉自己,但仍信赖所有还没完,这个时代终会从前。不他无数次伸出的援手,芙蓉镇的世界必定酷寒无比。


而王秋赦,是每个镇上都会有的那么一两个好吃懒做的人之一。放在当下,这样的人是受到社会的鄙视的。切实在那个时代他同样不受欢迎,在真正的国民民众旁边。但特定的时代“恻隐”了他,赋予了他任意指挥的权力。当时代从前了,他这样的人也将过去。只有他依旧一声声的“活动啦”回荡在镇上的小巷间,这是一个时期的回音。





实在电影中没有彻头彻尾的坏人,即使是“铁面无私”的李国香,她也不外是一个缺爱的女人,成为政治口号实行的工具是她人生的悲剧。镇上的人只不过是这个时代大潮中的一个被动的存在,上面说什么,下面就演示什么,有时候扭曲,有时候矫枉过正。书或者电影的深刻就在于发掘出了这时代的大背景下人性的复杂。在黑暗的时代下,人道也变得黯淡。但正如秦书田听到谷燕山发酒疯时所说的一样,人心始终未逝世。


片子的最后,胡玉音跟秦书田得到平反,总算能够相守在一起。而李国香呢,仍旧站在权利机构的中心,领有了完整的家庭。过去的苦难名义皆被今日的新生涯所粉饰,只有在逝去的桂桂与疯了的王秋赦身上,在当事人的心底,才知道那些日子留下了怎么的创伤。





文革最直接的记忆,终会随着一代代人的逝去而促消失。但我们这些后来人,在看到电源震撼得落泪的时候,咱们还需要更深品位的思考。是什么让一个曾经带领我们走出民不聊生的政党又迈进一个新的泥潭,觉醒了的人民又为何连续笨拙。


人心不去世,人性不灭。但有的时候,我们不能只将活力寄托于人性的光辉之上。人民的生活说容易也轻易,说艰难也困难。为人民服务,如果仅是一句口号,不要也罢。闪亮的五角星可能在艰难的战斗年代给人以救赎和欲望,我们仍然渴望,它仍能率领我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文章标签:

本文链接: http://shconstruction.cn/?id=7,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分享本文:
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